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有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刻。

可是睁开眼睛落进他视线里的光告诉他,他是真的……还存在着?

紧接着,他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,才在这个熟悉的地方,在那些熟悉的面孔中,真正的确定,自己是回到了多年以前。

恰好是一切都还没有发生,所有悲剧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。

楚衍……不,顾初衍以梦游的状态过了整整一周,才终于真正的恢复了理智。

·

十七岁。

是他正不可一世锋芒毕露的年龄。

躺在学校的天台上,抬起手掌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,他嘴角勾起一抹懒洋洋的笑,又百无聊赖的闭上了眼睛。

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天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父母和妹妹都没怎么注意到他的反常,自然也不知道,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时候,他影子般沉默着,看了他们有多久。

第一天第二天他几乎一分钟都没有睡觉,一到夜里就悄悄走进父母房间,幽灵一样的缩在墙角看着他们,也一次一次的强迫妹妹不断的叫自己哥哥,再在对方一脸“我哥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”的眼神里笑着摸她的头,再轻轻的抱住她。

而初期阶段过去后的现在嘛——

“哥!哥哥!”

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敲门声,顾初阳在里面气急败坏的叫嚷:

“我让你帮我写的作业你怎么给我乱写一通!你知不知道我被老师罚站了还批评了半个小时!哥!!!!”

敲门声逐渐变成了砸门和踹门声,初中生的声音逐渐失控:

“顾初衍你就是个混蛋!前几天还整天求我叫你哥哥转眼就成了这个德行!你不要脸!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哥哥了!你个混蛋!”

没能得到半点回应的初中生气势汹汹噼里啪啦的跑走了。

顾初衍全程眉毛都没抬一下,依旧懒洋洋的抱着头晒着太阳,良久才哼笑一声,自言自语道:

“小东西脾气还挺大,胆子也不小。”

他慢慢闭上了眼睛,舒服得昏昏欲睡之际,有昏沉模糊的梦境袭来。

最初那些时间,总是出现在梦里的,多是那些独自在A国是,在女人堆里左右逢源,在希尔家族虚与委蛇的黑色噩梦。

可当一切稳定下来之后,他最近两天,却总是会梦见——

梦见那个人。

在夜里的海面上,在昏沉的灯光里,兴致盎然爬楼梯的女孩。

她不断的凑近那些精致的壁灯,对着雕花发出哇的惊叹。

灯光亮起如同天上的街市,而他一步一步的跟在她身后,像是坠在神仙尾巴上的悠闲护卫。

明明是死前的最后回忆,还兜满了冰凉的海风,却不知为何总能让他在梦里感到安宁。

反而是醒来时,只剩下一怀凉意。

此时又是如此,睁眼时分明有夕阳漫天,他却在这温暖的夕阳底下,感到几分寒冷。

睫毛半搭下来,顾初衍让那夕阳光星星点点的落入眼中,半晌才轻轻出了一口气。

·

重新回到十七岁可不代表他真的要假装成十七岁时的自己。

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楚衍,根本就懒得再演戏。

于是逃课成了家常便饭,未成年驾车也成了理所当然——当然,这一切没有遭到父母反对的原因,是他每一门考试的满分成绩,和亮眼的各种竞赛名次。

作为公认的学神,这一天顾初衍又光明正大的逃了课,拿着自己背着父母挣来的第一笔钱,打算去选一辆跑车。

去的路上突然口渴,他的视线不经意扫过街边的一家奶茶店,不知为何突然鬼使神差的让司机停了下来,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站在了奶茶店门口。

根本从来都没有喝过奶茶的顾初衍站在店门口,发了一分钟的呆后,最后还是走了进去,随便选了一个香草口味。

待到店员弄好了将杯子递过来,他喝了一口,十分嫌弃的啧了一声。

“这么甜。”

对自己的鬼使神差感到莫名其妙,他抬脚走出奶茶店,朝自家的车走去。

这家奶茶店正在拐角,当他迈动脚步的时候,那边有一个模糊的声音正在随着接近逐渐变得清晰起来:

“什么?你说谁家的私生子要来我们家寄住?”

“邵家?你是说邵逸?”

“不是,邵家有麻烦为什么要把私生子寄到我家来啊?外公你不怕被连累吗?”

“我是有几个月不会回去,可是我回来之后他不是还得继续呆一两周吗?”

……

因为那个熟悉的名字,顾初衍不由得稍微顿了顿脚步,可他依旧没打算停下来,只在心里嗤笑了一声,觉得真巧。

直到那个声音越来越近。

就在他即将走下路牙的时候,那个人终于接着电话从他身后走过。

头顶是盛春的阳光。

街道两侧的树木绿得葱郁青翠,盈盈可人。

有风轻飘飘的卷起她的几缕长发,悠悠荡荡的从他的肩头扫过。

这只是非常短暂的瞬间,这只是连触感都没有的一次路过。

那是极淡的,几乎并不存在着香味的气息。

可就是这一瞬间,顾初衍突然刹住了脚步,同时不受控制的转身,没拿奶茶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抬起来,向着那个正在远去的纤瘦背影伸去,擦过她柔软乌黑的发丝,准确无误的——揪住了她的衣领。

“交换生只有三个月——啊——咦?”

——

被毫无预兆揪住衣领的少女愣住了,她举着手机,在阳光下转过身来。

完全不同的面孔,消失的泪痣,秀丽到极点却陌生的轮廓,却有一双熟悉的,清清灵灵的眼睛。

顾初衍怔怔的看着她。

她莫名其妙的看着顾初衍,又看了一眼他还揪着自己衣领的手,抽了抽嘴角,却还是勉强保持了优雅,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

“同学你好,你认识我吗?”

“……我不认识你。”

片刻出神的沉默后,少年才怔怔的回答:

“可我记得你的味道。”

刚在心底翻白眼的少女愣了一下,下意识道:

“什么味道?”

顾初衍慢慢收回手,片刻后对她弯了弯嘴唇,一双棕色的眼瞳深深的看着她:

“阳光的味道。”

少女彻底愣住了。

额她的手机听筒里还传来老人渐渐着急的呼喊声:

“云端!云端你怎么了!你说话啊!”

而这一边阳光正好。

不远处无意经过街头的,坐在车里正拿着相机练习摄影的程家大少爷正巧转头看到这一幕。

奶茶店的玻璃门干净剔透,映着绿树蓝天与街道。

少年和少女在那门前邂逅,有拂过街头巷陌的风卷起他们的发梢,连街角那绿漆斑驳的老旧邮箱都在这场场景里变成了美妙的点缀。

程致远下意识的抬起相机,对着这个画面咔擦一声。

随后绿灯亮起,轿车远去。

他在车厢里看着这张照片,本该聚焦于整个照片效果的目光,不知为何全部落在了那个少女身上。

从未对任何女孩另眼相看的天之骄子有几分莫名其妙的抬了抬眉,最后关掉了相机,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。

而在远去的轿车身后,奶茶店前,少年向少女伸出修长干净的手,声音清凉,如金属敲击:

“认识一下,我是顾初衍。”

“哦。”

被今日奇遇惊呆了的少女下意识的伸手和他相握:

“我是夏云端。”

忽有大风卷起,掠过他们的发梢直上云天。

此时青春丰盛,时光大好,一切都还没有开始。

这只是一个单方面的初遇,和单方面的重逢。

而未知的明天还有无限多。

·

【fafa的话】

影后是我的第一本小说,还记得最初写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,也从未预料到会拖拖拉拉更这么久,不知不觉就是三年时光。

三年,不长不短。

足够初中生毕业上高中,足够高中生毕业上大学,足够我从一个菜鸟成为一个经常咕咕咕的老菜鸟。

因为太晚了脑子有点晕乎乎,fafa就不说太多官方话啦。

在这里就要和翩跹说再见了,以后或许会有小剧场在群里或者微博上掉落。

其实影后还是有很多不足,有bug有漏洞,有很多很多我觉得还不够完美的地方,可是作为我写的第一本,我自己已经很满意了。

因为我写出了很多让我自己都非常喜欢的人物,翩跹,程哥,苏峪,严逸,楚衍,还包括初阳,包括青色,包括闻人雪闻人霜,包括欧阳澄傅雪莹……

每一个角色我都在用心创造,想要尽我所能的给他们血肉和灵魂,做得还不够好,但是已经能勉强让我自己打个及格分。

不知道大家会给fafa打几分。

但无论是几分,fafa都在此对大家表达最诚挚的感谢。

谢谢你们的支持,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,谢谢你们对我坏毛病的包容,谢谢你们对我的赞许和鼓励,谢谢你们喜欢我笔下的人物,谢谢你们为我写书评,为我打赏,为我等待。

真的谢谢你们!

(接作话)

章节目录

影后重生:帝少大人,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d言情只为原作者满袖风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满袖风花并收藏影后重生:帝少大人,求放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