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

  第404章:解除婚约

  皇上这个时候过来,蓬蔓雨跟着进来。

  听到皇后的话,她皱起眉。

  皇上过来就问皇后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皇后不敢说,但是皇上看着李尚哲衣衫不整,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加上阴柏打了他,顿时意识到,难道屋里的女人是蓬蔓鸯?

  蓬蔓雨也猜到,立即推开门进去,一看真的是自家的妹妹,惊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此时的蓬蔓鸯已经清醒,看着自家的姐姐,扑上去就哭。

  “姐,我不想活了,呜呜。。。”

  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太后沉着声音询问。

  “我不知道,我在这房间里休息,太子他突然闯进来,然后...呜呜...我的清白,我这样对不起阴柏,我不想活了。”说着就推开自家的姐姐,就要一头撞死了去。

  蓬蔓雨立即拉住妹妹,道:“姑妈会为你主持公道的。”

  太后看着蓬蔓鸯,要是真要她死了,她也是心疼,叹了一口气,道:“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嫁给太子,不过这样就要委屈你姐姐了,毕竟哀家是打算让她做哲儿的太子妃。”

  “只要妹妹好,我无所谓。”蓬蔓雨这个时候道。

  蓬蔓雨这个样子,做足了一个好姐姐的模样,太后见她这般,觉得心里愧疚,道:“姑妈以后再给你物色一个好的。”

  “谢谢姑妈。”蓬蔓雨微笑。

  当事人蓬蔓鸯听着她们一人一句,特别是听到太后要她嫁给太子,她是一百个不愿意的,但是如今这般了,她不嫁给太子嫁给谁,也只能这样了。

  抬起头看着姐姐,哭着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

  “你是我妹妹,说什么谢谢。”蓬蔓雨好姐姐的模样。

  太后见她们姐妹都商量好了,便决定了:“好了,你在这看着你妹妹,哀家出去处理点事情。”

  说完就转身出去。

  太后一出来,便阴沉着脸看着太子李尚哲,随后看着阴柏。

  “今天这种事情不管是如何发生的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,一个是蓬家的,一个太子,阴柏你看如何处理?”

  阴柏笑了起来,摆明的太后这是已经有了打算,但是怎么说也是他阴柏的未婚妻被人骑了,他不怒的话,说不过去。

  “蓬家二小姐臣是不会要了,稍后就会去蓬家解除婚姻,至于太子,臣无权说什么,但是这件事情,不能就这么说过去就过去。”

  点到为止,他的话说到这里,若是还听不懂,那就只能呵呵哒了。

  太后看着皇上,道:“你的儿子,你自己处理,竟然两人已经成了,那就让蓬家那丫头做哲儿的正妃。”

  皇后一听这话,心惊太后还真的是好阴谋,开始有些怀疑这一切就是太后设的局,但是碍于现在不利的是自己的儿子,便不敢多说话,只能听从安排。

  皇上跟皇后一样,也怀疑这就是太后安排的,但是这是自己的母亲,他不好说什么,只能看着太子。

  “混账东西,稍后再跟你算账。”说完就看着阴柏,道:“这事情都这样了,你想要什么你说,只要朕能够做到的一定给你。”

  阴柏笑了笑,道:“臣什么都不要。”

  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  他越是这样皇上就越是觉得不妥,心里很不安。

  虽然阴家现在不如以前,但是势力还在那里,不能小看。

  阴柏走了之后,皇上就把气都发在太子的身上,禁足一个月,还把他太子府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都清除,让他做到真真正正的清修寡欲。

  阴柏出了宫,唇角勾起,算是解脱了,回到府里,写了一封休书,然后让下人送去蓬府。

  蓬府的人已经知道事情,只是看到休书的时候,还是很气愤,可是气愤归气愤,终究是自家的女儿给他带了绿,无理找人家说,也就只能收了这份休书。

  很快,下午皇上下旨给蓬蔓鸯太子赐婚的圣旨下来,瞬间整个京都沸腾起来。

  阴柏的未婚妻,如今成为了未来太子妃,这里面有什么,大家都心知肚明,纷纷暗道这蓬家的女儿还真的是浪荡,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。

  只是可怜了这阴柏,居然就这样被带了绿。

  而当事人阴柏,在府里别提有多高兴,一高兴就喝高了,醉的不省人事。

  而外界的人知道阴柏喝酒醉得不省人事,纷纷只道他是解救消愁,泄愤。

  夜间,夏侯茹夏侯欣姐妹二人一起泡脚。

  夏侯欣看着姐姐,道:“姐,如今阴柏没有了未婚妻,你...”

  “有,没有,又如何?”夏侯茹微笑。

  “难道姐姐你不喜欢他?”

  “喜欢不一定要得到。”夏侯茹已经决定了,等妹妹成亲后就离开这里,既然要离开,何必要去招惹不应该招惹的人。

  “姐,你现在让我好陌生。”她觉得姐姐太冷了,冷得有点吓人。

  夏侯茹收回脚,擦干净穿上鞋子,然后站起来道:“洗好就睡吧!”

  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  夏侯欣看着离开的姐姐,摇了摇头,然后也擦干净脚穿上鞋子,不过她没有听姐姐的去睡觉,而是出去走走。

  不知不觉,走到前院,管家看到她,一开始没有认出来是谁,不过看了一会儿就认出来了。

  “夏侯二小姐可有什么事情?”

  她摇头,看着管家想起阴柏,询问:“阴柏在哪里?”

  “主子在自己的院子喝酒。”

  “还在喝酒?”下午就听说在喝酒,这会儿还在喝,这...想着就对管家道:“带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管家先是一愣,然后点头:“夏侯二小姐请跟奴才来。”

  跟着管家来到阴柏住的院子,进院门就闻到空气中的酒气,皱起眉。

  “好了,你下去吧!”

  管家有些不放心,但是想着主子的酒量,也就没有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  阴柏看着过来的人,一开始错看成是夏侯茹,不过待她走近这才认出来是夏侯欣,原本的欣喜,瞬间化为失落。

  他眼里的失落,夏侯欣都看在眼里,坐在他的对面,笑道:“怎么,不是我姐姐,你就很失望了?”

  “你深夜来这里做什么?”阴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  “来这里看看你喝死没,毕竟你是君桦的师兄,要是喝死了,君桦一定会伤心的。”

  听完她的话,阴柏笑了起来:“那小子才不会伤心,因为他没心没肺,估计也就对你上心。”

  夏侯欣挑眉,笑了笑,拿着酒瓶闻了一下:“这是什么酒,闻着挺香的。”

  “怎么,要不要试一试?”阴柏邀请道。

  “不要,酒这东西虽好,但是也有不好,万一我们喝多了,然后你吧我当成姐姐怎么办。”夏侯欣开玩笑道。

  阴柏心惊,这点他倒是没有想到,不过还真的有可能,立即夺过酒,道:“你还是别喝了,要是君桦知道,还不得剥了我的皮。”

  见他如此怕君桦,好奇起来:“你可是他的师兄,怎么看着你像师弟?”

  “你也这么认为,我跟你讲,虽然他是我师弟,可是我活得就跟是他的师弟似得,那小子不是人。”阴柏道。

  夏侯欣唇角抽了两下:“师兄啊,你这样挡着别人的未婚妻说这样的话,就不怕活不过明天?”

  “你不是喜欢告状的人。”阴柏很相信的道。

  “但是我已经听到了。”君桦的声音突然响起,吓得阴柏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。

  夏侯欣转头看着走过来的君桦,然后看着阴柏的囧样,开怀的笑起来。

  阴柏觉得自己今天是衰神附体,被带绿就算了,这会说人坏话都会被当事人抓到,这不是衰是什么?

  君桦走过来,扫了一眼这桌子的酒,然后看着夏侯欣。

  “你喝酒了?”

  “没喝。”夏侯欣很诚实的道。

  听她没有喝,也就没有什么要火的,转头看着师兄。

  “有功夫在这里喝酒,还不如去追你想要的。”说完就牵着夏侯欣的手:“睡不着?”

  夏侯欣点头。

  “既然睡不着,那就走吧!”说完就揽着她的腰一跃就飞走了。

  阴柏羡慕的看着他们,叹了一口气,低头看着手中的酒,突然觉得君桦说得对。

  放下酒壶就走出了这个院子。

  夏侯欣看着脚下的灯火夜城,很美,抬起头看着君桦。

 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“去了便知道。”君桦简单的道。

  见他不说,可是心里好奇心很大,撒娇起来:“你就告诉我嘛。”

  君桦的手收紧,沉着脸看着她:“不想掉下去,就给我正常点说话。”

  夏侯欣翻了一个白眼,觉得他一点都不可爱,紧闭嘴巴,不说话了。

  出了城,君桦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样子,不过这样看着下面的景色,感觉很特别。

  不知不觉,君桦降落下去,当她双脚落地的时候,看着眼前的景色,惊呼:“哇,这里好美,好多萤火虫。”

  君桦看着跑过去抓萤火虫的女人,唇角上扬,脸上露出笑容。

  “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?”夏侯欣跑到他的面前,询问。

  君桦没有回答,而是问她:“喜欢吗?”

  “喜欢。”夏侯欣连连点头。

  

章节目录

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d言情只为原作者深雪兰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雪兰茶并收藏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