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

  第383章:被囚禁的夏侯欣

  “你给我松手,我才不要跟你回去,我要去找我哥哥姐姐。”夏侯欣不停的挣扎,甚至用手掰开他的手,可是不管自己怎么掰,他的手纹丝不动。

  远处,蓬蔓雨看着君桦师兄牵着那个女人,手紧紧的捏着,指甲都陷进了肉中。

  “师姐,那女子是谁,二师兄居然牵着她的手,这还是第一次见二师兄碰别的人。”

  以前不管男女,二师兄都是不会碰一下,谁若是不想活了,倒是可以去碰二师兄,二师兄肯定帮着送一程。

  蓬蔓雨咬紧牙关,甩袖便走了。

  说话的人见她走了,冷哼了一声:“哼,这会儿看你拽什么。”

  说完,便幸灾乐祸的笑起来,只是看着远处的那两人,心里满满的嫉妒,很想二师兄牵着的那个人是自己。

  ……

  “你放手,你是不是聋子,我叫你放手,听到没有。”

  夏侯欣被他一直拉回了宫殿,这一路上,嘴巴没歇,手也没歇,对他是又打又骂,然,这些对于君桦来说,不痛不痒,也就没有跟她计较。

  走进宫殿,把门关上,便松开她的手。

  “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得离开这里。”

  重获自由的夏侯欣,一听这话,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,直接道:“你凭什么强行的把我留在这里?”

  “我的第一次都被你夺了去,你要为我负责。”君桦道。

  夏侯欣真的很想吐血,可惜吐不出来,只能狂吞空气,想让自己冷静,可是怎么也冷静不了,只能开口怼他了。

  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我都不跟你计较这个,你倒好,居然反咬我一口,你有脸没脸?”

  君桦直接忽略了她后面的几句话,就听到第一句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”这句话。

  待她说完,便道:“我是不是男人,你昨天不是领会到了吗?若是你想不起来了,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。”

  说完便伸手,夏侯欣立即往后退。

  “你别过来。”

  看着她这模样,君桦觉得有些好玩,其实只是吓唬吓唬她,昨晚只是意外,以后都不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

  至于这个女人,他还暂时不想放她离开,毕竟是吸走了自己灵力的人,就这样放她离开,似乎有些便宜了她。

  “没有我的允许你是离不开这里的,老实给我呆着。”说完话转身走了。

  今天他的话有些多,这是破第二条例。

  夏侯欣见他走了,看着那门,立即奔过去,奇怪的是,这次门打不开了,不管她怎么用劲打开,这门就是打不开。

  心想一定是那个男人搞的鬼,气冲冲的跑进去,找那个男人理论,问问他凭什么把自己囚禁在这里。

  宫殿里面,她进来没有看到那个人,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,不过让她发现了汤池,想着自己身上粘呼呼的,可是想了许久,还是作罢,谁知道那男人会不会突然冒出来,为了清白着想,还是罢了。

  虽然现在她已经没什么清白之言,但是怎么也不能让那男人啃第二次不是。

 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?人品不好,果然还是自家的哥哥好。

  回到寝殿,看着那凌乱的床,还有这满地的碎布,脑子里不停的回荡起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  君桦进来,看着她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只是这一地的狼藉,还有凌乱的床,让他看着很不舒服,便走过来,冷淡的道。

  “把这里打扫干净。”

  听到声音,回头一看,见是他,把头转回去,走向床,直接踩上去,伸手就把床单揭下来,扔在地上,然后被子一拉,把自己盖上。

  她很累,既然不能走,那就睡觉算了。

  君桦看着抛下来的床单上的那抹红,眉宇一皱,没有说话,走过去弯身捡起地上的床单,走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谢渊的住处。

  君桦拿着床单过来这里,然后把床单扔到他的面前,指着那抹红询问。

  “为何会流血?”

  谢渊刚喝一口茶,看到那血,听到这话,口中之水喷了出来,连忙擦嘴,放下茶杯。

  “咳咳。”清了清嗓子,看着他,“你不知道?”

  “我为何会知道?”君桦反问。

  谢渊看他这样,是真的不知道,便想了一下,开口告诉他。

  “这是女子第一次的落红,说明那女子跟你在一起前,是没有跟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的,清清白白的。”

  说完便好奇起来,问道:“君桦,这该不会是你跟那个丫头的…”

  君桦什么话也没有说,捡起地上床单,风一般的离开了这里,谢渊的话都没有问完,他就走了。

 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,笑了笑,决定给某个人写封信。

  君桦拿着床单回来,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女人,眼睛微微眯起来。

  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床上睡过,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胆大包天,而且睡相很难看,从未见过如此睡觉的人。

  居然把被子夹在双脚之间,君桦觉得不能再看,再看,会忍不住把她从床上揪下来。

  ……

  晌午时分,夏侯欣醒过来,看着焕然一新的寝殿,揉了揉眼睛,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  翻身下了床,来到外面,看着坐在那里看书的人,走过去。

  君桦看着面前挡住光的女人,放下书,抬起头看着她,脸依旧是那般的冷,没有丝毫的温度。

  夏侯茹见他就看着自己一眼然后继续看书,细眉一皱。

  “我饿了。”

  “你还需吃东西?”君桦看着她。

  夏侯欣觉得他很搞笑,道:“废话,我是人,又不是神。”

  这样一说,君桦想起来了,她还只是一个凡境的人,是要吃东西,只是他一直不需要吃东西,所以这宫殿没任何能吃的,直接给了她两个字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什么?”夏侯欣一时没反应过来,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有吃的。”君桦道。

  “没吃的那你每天吃的什么?”夏侯欣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。

  “我无需吃东西。”

  这次夏侯欣傻愣住了,不吃东西的那是什么?好像从来没有见过,突然,她开始怀疑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,或者说她已经死了。

  想到这个,她连忙询问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“青仑仙。”君桦觉得今天说的话比他这二十年来说的还要多,但是很奇怪,她问什么,他总会忍不住的回答她什么。

  “我知道是青仑仙,我问的是这个世界是哪里?是地府还是天堂。”

  听她说地府,君桦似乎明白了,告诉她:“混元大陆。”

  “什么鬼?”夏侯欣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。

  “你不知混元大陆?”君桦看着她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知道?”夏侯欣觉得自己应该是穿越了,就像哥哥说的那样,从这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,虽然以前不信,但是现在她信了。

  那么哥哥姐姐,宝宝他们是不是也来到这里了?

  不行,她必须要离开这里,去寻找他们。

  抬眼看着他,道:“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放我离开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君桦的脸冷了几分,起身便拿着书走了。

  只要听到她要离开,就情不自禁的不高兴,说不出来这种感觉。

  他走得很快,眨眼的功夫,人就不见了,夏侯欣咋舌,明明看着他只是走路,怎么会这么快就不见了。

  等等,他走了,自己怎么办?吃什么?

  昨天到现在,她可是水没喝一口,东西也没有吃一口,要不是饿得不行了,她也不会开口找他要吃的,而此时他就这样走了。

  算了,还是自己去找吧!这么大宫殿,应该有能吃的东西。

  把这宫殿里里外外找了一遍,就是没有吃的,她感觉自己要晕了,转身打算回去的时候,看到眼前的这个房间。

  “这个好像没有找过。”

  嘀咕了一句,推开门就进去,看着很多瓶瓶罐罐,皱起眉头,走过去随手拿了一个,打开闻了一下。

  味道很好闻,倒在手心一看,是颗金黄色,上面还有花纹的药丸,再次闻了一下,吞了一口口水。

  “这个应该能吃吧?”

  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它放回瓶子里,万一把自己吃死了就不好了。

  这里有很多瓶子,中间还有一个丹炉,有温度,也就是说里面在炼丹咯。

  想着就转身过去,蹲在丹炉的面前。

  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可是好饿,转头看了一眼那一排黑色的瓶子,心想那人喜欢穿黑色的,那么能吃的是不是会装在黑色的瓶子里。

  越想越有可能,走过去就拿了几瓶子,盘腿坐在丹炉前。

  扒开塞子,倒出里面的丹药,闻了闻,决定赌一把,死也要做个饱死鬼。

  吃了一颗,感觉味道不错,索性把瓶子里的全部翻出来,全都塞进嘴里,就跟吃糖似的,没一会儿,几瓶子的丹药就给她吃完了,感觉还不够,起身又去拿了几瓶。

  正要吃的时候,一声响,好像是丹炉传出来的,温度似乎在下降,那是不是已经炼好了?

  想着就好奇,伸手把盖子打开,看着一颗鸟蛋那么大的血红色药丸,吞了吞口水。

  “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,不管了,反正都吃了那么多,再多吃一个,也没事,大不了就是一死。”

  嘀咕完,伸手就拿过来塞进嘴里。

  

章节目录

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d言情只为原作者深雪兰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雪兰茶并收藏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