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

  第225章:昏迷不醒的皇上

  陈德海的人全部被解决,净空过来。

  看着陈德海被人带走,请示道:“公子,需要去追吗?”

  “不用。”说完,看了怀中女人一眼。

  叶可璇撇了撇眼睛:“看我做什么?我又没有搞砸你们的事情。”

  欧阳煜什么话也没有说,抱着她就回去了。

  净空笑了一下,然后看了一眼这里的现场,没有清理,直接走人,反正有人会来收拾。

  回到欧阳府,回到房间。

  叶可璇瞅着他的面具,伸手就给他取了下来。

  “都到家了,还带着这玩意做啥。”说完就把面具往桌子上一丢,回头看着他阴沉着的脸,皱起眉头,“做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  “你越来越不把我的话当事了。”

  一听他这话,她微笑着,伸手抓住他的手:“我这不是担心你嘛!”

  “真担心还是好奇,我想你心里最清楚。”如果那一下她没有躲过去,他真的不敢想象。

  她知道他是因为什么生气,捏着他的手指,摇晃了两下:“我这不是没事嘛,你要相信我,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劲,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!”

  他自然是知道她不差劲,但是想到刚才那一幕,就忍不住生气,看着已经知道错的女人,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不忍心再多说一句狠话。

  “这次就算了,如果有下次你就等着受家法。”

  一听家法二字,她愣住:“咱家有家法吗?”

  “以前没有,明天就会有了。”欧阳煜说完便对她别有意味的笑了一下。

  听完他的话,叶可璇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,他这不就是想制定一个专门克制自己的家法嘛。

  没有说话,她倒要看看明天的家法是啥玩意。

  见她没反对,直接脱衣上床睡觉,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现在时间也不早,便没有继续说什么,脱了衣服,直接睡下。

  次日一早,她醒过来,床边的人早就不见。

  待她梳洗好,净空把吃的东西端过来,吃得正欢快的时候,他便回来了。

  净空见公子过来便退了下去。

  看着他手中拿着一张纸,吞下嘴里的肉丸子,然后抬起头,双眼盯着他手中的东西。

  “你手上的东西不会是你昨晚说的那个?”

  欧阳煜挑了一下眉,看她在吃东西,没有急着说手中东西的事情,道:“你先吃,等你吃完了再说。”

  “你便说我便吃,不碍事。”她笑着

  “我怕我说了,你就没有胃口吃。”欧阳煜一副很好心的模样。

  看着他这副样子,就想揍他,捏紧筷子狠狠的戳了一下碗里的丸子,直中正中,她挑起来就塞进嘴里,使劲的嚼。

  “那你就等着吧!”说完就慢慢悠悠的吃东西,就是要跟他耗着。

  看着她故意慢慢悠悠的吃,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“行了,赶紧吃你的,昨晚的事情说着玩的,你还真信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立即抬起头看着他:“那你这是什么?”

  “先吃东西,吃好了我在给你看。”

  看他还挺神秘的,眨了一下眼睛,点了一下头:“那行。”

  知道那不是家法,她就有食欲了,一口你丸子,一口一块肉的,看着都饿了。

  叶可璇见他吞口水,嘴角上扬,夹了一丸子送他嘴边:“看你都要流口水了,赏你的。”

  看着嘴边的鱼丸,笑着说了一句:“那谢夫人赏赐。”

  说完便吃了这丸子。

  见他吃了,她扫了他搁在桌子上的东西,询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就是一些衣服的图纸,如今天越来越冷了,提早把衣服做好,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样式,母亲的已经选好,你选好就让人去做。”

  “哦。”她应了一声,拿过图纸,打开一张一张的看。

  看到两张图纸上的样式不错,拿着这两图给他看:“就这两套了,我要红色的,喜庆。”

  瞟了一眼她选的那两张图纸,点头:“好,稍后就交代下去。”

  她也吃饱了,起身活动一下身子。

  欧阳煜见她这般,起身道:“去花园走走。”

  叶可璇听了,点头:“好。”

  欧阳煜拿着她选的那两张图纸,走到门外就把图纸交给了净空:“照着这两张图纸没样做三件,颜色都为红色。”

  叶可璇听了,开口道:“衣服上的花式可以不一样。”

  要是全部都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从来不换洗衣服嘞。

  净空听了,点头:“是,属下这就交代下去。”

  她点了一下头,然后就跟着煜一同向花园走去了。

  来到花园里,两人一边走一边看着盛开着的菊花,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他。

  “听说南王回来了,他是回来争夺皇位的?”

  皇位对于欧阳煜来说,基本不算什么,只是这个南王不自量力,以为有了一支队伍就能够坐上那个皇位,简直就是笑话。

  “这些事情你无需操心,你只需要安心养胎,就行了。”欧阳煜现在就是想她能够平平安安的,那个国师一天不走,他的心就不能放下。

  现在还摸不清国师要她做什么,但是能知道的是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  叶可璇也不想操心着事情,只是听说夏侯渊最近生病了,宫中的太医都无法医治,只能用药缓解病情。

  “煜,我不想你生活在仇恨中,或许这当中有什么误会。”如果真的如当年那样,夏侯渊绝对不会现在不动煜。

  欧阳煜知道她这话的意思,其实他已经派人去查当年的事情了,估计这两天就会有眉目,看着为自己担忧的女人,她微笑着握着她的手。

  “放心,为夫做事有分寸,要是真的想杀了他,他也不会活到现在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你我明天进宫去看看。”她想去看看皇上得了什么病。

  “好。”欧阳煜没有拒绝,因为皇上现在还不能有事,一旦有事,朝中必定大乱,到时候苦着的就是老百姓。

  见他答应,她笑了起来,她就知道煜不是无情之人,这样的人才是她爱的人。

  ......

  此时的宫中,夏侯渊得到一个特别不好的消息,这个消息就是洪隋王国来犯,已经把幽龙王国最北边的那座城池夺了去。

  本就病重的夏侯渊,听到这消息,有些受不了的吐了一口血,然后晕了过去。

  左右丞相得知,皇上病重昏迷不醒的消息,立即赶往宫中。

  很快这消息传到欧阳府里。

  净空正在跟欧阳煜汇报,路过的欧阳碧柔,听到夏侯渊病重昏迷不醒的消息后,脸色有些发白,立即回了房间。

  “怎么会这么严重?”

  说了这句话后,她整个人就魂不守舍的了,明明恨他恨得不得了,可是听到他病重昏迷不醒的消息,忍不住担心起来,欧阳碧柔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甩了甩头,告诉自己:什么都不要想,他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是死是活都跟你没有关系......

  到了夜晚,叶可璇跟煜一同吃晚饭,便道:“娘已经一天没有出房间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

  她已经知道皇上病重的消息,如今整个人幽都能够感觉到以往不同的气息,特别的安静,正是因为这种安静,才让她担心起来。

  “煜,皇上...”

  “食不言。”欧阳煜夹了菜放进她的碗里,微笑着,好像刚才没有在听她说话。

  见他这样,她也不说话了,吃完晚饭,便回房洗了一个澡,接着就睡下了。

  半夜,欧阳碧柔,从房间里出来,身穿一声黑色的塑身衣服,离开了欧阳府,消失在黑夜里。

  净空看到老夫人离开,皱了一下眉头,想起公子吩咐过的事情,便立即跟上去,他没有打搅老夫人,一直默默的跟在老夫人身后。

  皇宫里,戒备深严,但是熟悉这里的欧阳碧柔,一路畅通的来到皇上居住的寝宫。

  这里被重兵把守着,欧阳碧柔凭着记忆里他说过的一个小暗道,来到寝宫后面,走进假山,然后钻进假山的洞里。

  净空立即跟上,刚进去看到等着走进的老夫人。

  欧阳碧柔看着他,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,而是道:“既然你来了,那就随我去给他看看。”

  净空知道,老夫人其实对皇上还有情,点了点头,跟着身后走。

  七弯把拐,漆黑一片的通道,欧阳碧柔熟悉得很,很快就带着净空来到一道门前。

  先是听了听,确定没有人在那道门后面,这才抬手按了墙上的一个凸起的石头,接着门酒移动开。

  皇上的寝宫很冷清,只有一个小太监靠着柱子睡着了。

  净空过去,就点了小太监的昏穴,然后转身看着已经走到床边的老夫人。

  欧阳碧柔看着已经瘦成皮包骨的男人,皱起眉头,怎么短短一个月没见,就成了这副鬼样子?

  净空过来就给皇上把脉,欧阳碧柔见状,没有打扰,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。

 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,净空收回手,阴沉着脸。

  “怎么样?”欧阳碧柔看着他这样子,心悬起来,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  “皇上中了跟公子之前一样的毒。”

  一听净空这话,她脸色有些发白,颤抖着询问净空:“多久了?”

  

章节目录

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wd言情只为原作者深雪兰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雪兰茶并收藏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最新章节